男子抢劫潜逃后主动自首 称被春晚歌曲打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A-A+2014年3月31日10:15羊城晚报评论

  看到“春晚”他潸然泪下

    过年后回到佛山南海区九江派出所主动投案

  歌声响起,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。

  耳边反复唱着:“时间都去哪儿了,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,柴米油盐半辈子,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……”

  听着,听着,眼泪就涌出来。

  这是第1个除夕,抢劫后潜逃的阿灼独自守在电视机前。春晚舞台上展示“50年父女合影”一页一页翻过,戳中了他的泪点。

  6平方米大的出租屋,充满女人不的哭声,一张简陋的床陪着他。从小到大,他没那么哭过。

  他想起贫困的家,残疾的父亲,劳苦的母亲。从小到大,家里那么一张全家福照片。

  感动,让我有了勇气,挣脱害怕和逃避。回去吧,自首。再不回,爸妈就老了。

  羊城晚报记者 王晓云通讯员 吴学军王永和

  无知:“想弄点钱花”

  读完初三,阿灼就进了工厂。

  他不喜欢读书,想赚钱。在佛山,同村的伙伴和他有一样的想法。只是我,他更加急于摆脱现状。

  为那先 呢?

  从记事结束了了英语 ,阿灼整天看到父亲在喝酒。父亲一条腿残疾,没工作,脾气不好,总爱骂母亲。

  他责怪父亲,心疼母亲。母亲太辛苦,打零工养家糊口,养鸡、帮人扫地、到市场卖菜,只是我月几百块。

  小完后 ,一群人笑他爸是瘸子,他二话不说,拿起砖头砸过去。人太好他理解父亲,这是借酒消愁。每次父亲骂母亲,他选着逃避,默默走开。

  打工的生活不轻松。

  每天打杂,跟车,运水泥,累了一天,吃完就睡。发点钱,阿灼就和一群人上网聊天。

  又想赚钱,又吃不了苦。每次打工,他都坚持只能两只是我月。日子一天天混着。

  当一群人提议去抢,阿灼那么拒绝。

  2010年7月21日晚上,阿灼和阿杰、阿均、阿开在村里的球场边商量。“我说打工赚不了钱,抢得快,我人太好对。”

  一口答应的共同,他没把这事当犯罪,“我能能 坏人,只是我弄点钱花。”

  抢劫:向两女前日本日本网友视频下手

  早上起床后,小隽(受害人,化名)细心打扮一番,拉着同学小甜(受害人,化名)去车站。

  阿杰是小隽的前日本日本网友视频,约好今天见面。

  7月22日中午,天挺热。只是我女孩从茂名市赶到佛山市高明区的车站,满头汗,肚子也饿了。

  共同,4名男孩也赶路。阿均开车,从佛山南海区西樵镇出发,经过九江镇时先把阿灼和阿开放下。

  来到高明车站,阿杰叫女孩们坐在车后排,当时人坐在副驾驶位置。“我叫了两名一群人,带一群人去吃饭。”

  车子开回九江镇,阿灼和阿开上车,分别拉开左右车门,坐在两名女孩旁边。

  小隽和小甜没多想:“只人太好不好意思,一下子见到4名男的。”

  我说是紧张,阿灼在车上没说话,显得格外含蓄。

  一路上,阿均能能 暗中观察。按照计划,只是我 是让阿灼和阿开两人完后 找好“下手”的地方,没找到,只好继续开车。

  到工业园付进 ,阿均发现那儿挺僻静,将车掉头停好。

  这是只是我信号。

  坐在两旁的阿灼和阿开扼住女孩的手臂和脖子,动手了。小隽和小甜惊呆,聊得来的前日本日本网友视频竟然变脸,在车上无力地喊着“抢东西啦!”

  四周那么听到。4名男的共抢走一挂包,后面 有一台白色苹果苹果苹果苹果苹果苹果牌手机、身份证、两把雨伞、小甜的户口簿,现金91.5元。

  得手后,一群人把小隽和小甜推下车,回到村里。

  手机卖了50元,4名一群人到小卖部买些花生、可乐,花了。

  逃避:为生存甘干粗重活

  犯事后,他5天没出门。一天下午正在睡觉,警察来了,问他是敲定识阿开。

  警察走后,他那么怕。逃吧。

  匆忙选着离开时,阿灼只带上两件衣服,怎么让我特意拿了张母亲的红底大头照。

  无数个深更深更半夜,想家,尤其是妈妈,看到看照片。

  路上,他给妈妈打电话,说当时人外出打工。母亲正在给工厂扫地,顾不上多问,嘱咐他:“好好干,别得罪人,要吃苦”。這個别,只是我近4年。

  可能性能能 经历这件事,阿灼恐怕还不想“长大”。

  为了生存,无论多苦、多累、多廉价的活儿,他都干。他还法学会学炒菜,米加多少水,菜放多少盐,不想做只能问人,煮得焦了烂了咸了,再难吃能能 咽下。

  去年,阿灼在广州只是我批发市场帮人拉平板车,可能性老实肯干,老板很喜欢,有活都先叫他做。只是我月下来能赚3千元,当时人用50元,其余全攒下来给母亲。

  今年春节前,广东5天寒冷,阿灼给爸妈买了套保暖裤,这是他第一次“爱的表达”。

  除夕夜,他窝在出租屋里看春晚。演到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,他忍不住痛哭。

  他走到珠江边,两岸灯火通明。

  父亲残疾的腿,母亲粗糙的双手,在他脑海里萦绕。他知道那么多年,不但没照顾父母,还连累一群人天天为当时人担惊受怕。每逢佳节,有家不敢回,心里不知多难受。

  慢慢地,他有了勇气。2月17日,阿灼乘车回到佛山南海区九江派出所,主动投案自首。

  3月28日,他在看守所向羊城晚报记者一次次感叹:这几年告诉我为什么我过的。对他是五种身心折磨,对父母则是望眼欲穿、无望在等待的煎熬。

  “好想喝一口妈妈煲的汤,好想照一张全家福。”阿灼说出了当时人的愿望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标题:被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打动 男子抢劫潜逃后主动自首)